愛物瑣記——流芳溢彩話春情

時間:2013-12-1 1:29:51 文章來源:張振宇  

  歲末天寒,春暖最要結在我們的心懷。

  嚴冬只是四季一景,排在季節之后,卻孕育了春天的花開,夏天的結果,秋天的收獲。

  本年度是我行事于世最艱辛的一年,知道我痛楚的人彼此類似的喟嘆都傳到了我耳里:“年紀不大,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他經歷的事多,這么多事壓著他,每到月初他還是靜心地給大家捧出一份讓人回味無窮的“心靈雞湯”!

  蘇軾(1037—1101)就說過:“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此話說得極是,但對我等布衣,且不說立大事者,凡人就無超世之才都應勤勞、好學,這才無負生命的意義。與世謀無關事之大小,在社會的大格局中,人恪守應盡的責任就是可敬之人。再凡夫凡女對生活都不失堅忍不拔的精神方能成就做人的道義。我在人生的結夢中只是多了些個人生活外的內容,活累點是必然的,這自然影響不了我孜孜的求索。就像睡前的沐浴,干凈的身子乃成夢的基礎。花枕本無芳香,是夢境彌散了芳美的四溢。

  是人都應該有一顆勇敢的心,要堅信戰勝困難只是時間的問題。

  每一個有勇敢的心的人,又都因為他們曾追求的夢想而展現了人生各階段的崇高。無論是盡心對一個人,或是一家子,還是整個社會。

  我亦曾是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少年,再后肩負起了回報家庭的責任,當能力逐漸具備,對社會施于援手又成了我生命的理想。

  社會是容納生命個體的共同體,能進步有賴于生命個體的創造與奉獻。

  生命個體的創造與奉獻并非知識人群要高人一等。田中的農人、掃街的清潔工皆為人類大社會中居功至偉的一群,否則我們頓頓的盤中餐誰來保證?!我們賴于生息的家園誰來打理?!

  故此,人別怕活得累,正因為有不時的超負荷支出結成的價值,我們才活出了生命別具的意義。因恪守信條與職責而具勇敢的心,相信誰人都會靜心去做好該做的一切。此刻這些徹底的思考,引我為大家在天寒地凍之時推出了洋溢萬般春暖的彩墨畫《艷艷詩情》。

  此圖的作者乃被世人尊為“一代畫魂”的潘玉良(1895—1977,原名張玉良,后隨夫姓)。是其自畫像中極為難得的一張,完成于1963年。我一直視其為大家的理由基于兩點:一為思想性,一為原創性。前者化技巧于感受,在對西方繪畫技能的學習中不忘放進東方審美的考量。后者是基于前者有足夠的練習后構成了中西方美術史上前所未有的藝術構成及語言。

  徐悲鴻(1895—1953)和潘玉良這兩位留學法國的同窗,藝術成就的分野是徐的作品魅力為借鑒西方寫實主義來改良中國畫。讓為現實服務的中國畫有了形的精準(我最推崇中國畫中寫意的似像非像,但也喜歡中國畫追形的精準一格。畢竟為現實的放歌中,畫得傳神,終對應了真實入心境的滿足。詳見本專欄《存將日后舒眉頭》一文)。潘所做的是把當時盛行表現主義的印象派(莫奈<1840—1926>為代表)和野獸派(馬蒂斯<1869—1954>為代表)同中國的白描摻揉到了一起(構成了潘獨有的原創性),畫面為此油生了具有國畫的觀感特質又挾裹著明快的現代流派之味。可見《艷艷詩情》最是這一切的代表,當屬潘氏繪畫藝術最高成就的代表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潘的雕塑成就亦不在繪畫成就之下。

  《艷艷詩情》又可作《艷艷思情》,我是取了一語雙關之謂。1963年的潘玉良離開改變自己命運的夫君潘贊化(1885—1959)和祖國已26年,一個女性多少牽腸掛肚的思念當被轉到畫里,托腮不語和垂眸長呆已是自己最真的寫照。好在其心還是年輕的,時年68歲的潘玉良把自己畫得那么忘齡——難道真的是 “你在的時候你是一切,你不在的時候一切是你”(指相愛的人廝守一起時相互承認附屬,分別后在曾經共同生活的空間每睹一物都會憶及對方),所以就有了旁置一切的牽引?!

                      盧德卿之子張振宇2013.11.30 19:01筆于滬東

  注:本人因出差在外,未帶欲寫的靚碟,音樂部分再停稿一期,敬請朋友們諒解!

“愛物瑣記”電臺網址: http://www.ximalaya.com/1013334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作品局部之一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作品局部之二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作品局部之三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作品局部之四

“一代畫魂”潘玉良彩墨畫《艷艷詩情》作品局部之五

 

徐悲鴻國畫絕品中見證自己和孫多慈的愛情信物《紅豆情思》

畫中老者是徐悲鴻,畫中女青年為孫多慈

 

《紅豆情思》局部之一

《紅豆情思》局部之二

《紅豆情思》局部之三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