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展览资讯> 正文

评展|沿袭荷兰古典的奥拉夫摄影,广州三年展以及摩尔的灵感

时间:2019-3-28 10:12:44  信息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20445;?A href="http://www.thepaper.cn">www.thepaper.cn)评展栏目,以亲身的观展体验和独立的视角,评点近期展览。本期评点的展览是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平行:埃文·奥拉夫?#20445;?#23637;现了奥拉夫的摄影是如何沿袭荷兰古典大师的传统;广州三年展“加速的未来”则让人思考人与人,人与机器的关系;英国华莱士收藏馆的“摩尔展”则展示了雕塑家亨利·摩尔与盔甲的不解之缘。本栏目欢迎投稿,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件标题请注明“评展?#34180;?

  平行:埃文·奥拉夫

  地点?#33655;?#28023;摄影艺术中心

  展期:2019年3月2日-2019年5月30日

  票价:40元(学生票30元)

  点评:“平行 : 埃文·奥拉夫”呈现了艺术家的近五十件作品,奥拉夫的摄影沿袭了荷兰古典大师的传统,富有戏剧性。摄影作品虽然是平面的,但艺术家和策展人显然希望能够将观众带入一个“平行空间?#34180;?

  评星:四星

  位于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展览“平行 : 埃文·奥拉夫”呈现了荷兰摄影师埃文·奥拉夫最近十五年中创作的近五十件作品,其中包括《柏林》《棋子》等系?#23567;?#20540;得一提的是,展览的?#23395;?#27809;有按照时间顺序或者系列主题来编?#29275;?#32780;是基于某种相似的氛围。

  展览的名称“平行”不仅指向展览本身,似乎也是?#26434;?#22885;拉夫个人风格的一?#20247;?#37322;。这位摄影师善于营造一个“平行时空?#20445;?#22312;他最终定格的那些画面中,过去、现在和未来往往同时被召唤,人物的背景看似是虚?#22815;?#26159;架空的,却等待着观众的想象力去填满,并引起某种情绪上的共鸣。从这个角度上看,奥拉夫更像是一位导演,而非单纯的摄影师。

埃文·奥拉夫,“雨”系列,?#29420;?#21457;店》,2004

  在?#29420;?#21457;店》《厨房》以及《锁眼》系列等作品中,奥拉夫所设定的场景复古而平静,却又透露出某种强烈的想要与观众沟通的企图。在《锁眼》系列中,身着复古服装的模特们无不背对观众,?#20843;?#20204;的否定即是与观众的唯一互动?#20445;?#20316;品的展签上这样写道。根据介绍,这组作品是?#26434;?#24868;慨和羞耻这样的社会情绪做出回应。显然,这正式“平行”的意义:画面中虚构的时空与现实时空的平行对话。

  奥拉夫来自荷兰,从展览上看,他的作品显然?#22363;?#20102;荷兰的传统艺术,比如维米尔和伦勃?#23454;?#21476;典大师的戏剧性和人物姿态。不过,在展览所附的介绍手册里可以发现,奥拉夫?#26434;?#33655;兰传统的?#22363;?#19981;只限于外在风格。“荷兰人通常被认为是极?#20154;?#23494;的,清醒的,自制的,并?#20197;?#25152;有事情上都保持谦逊。”手册中这样写道。奥拉夫试图借助这样一种摄影风格去探索荷兰社会中人们在克制清醒的环境中个人的失落情绪。

埃文·奥拉夫,“柏林”系列,《新克尔恩浴池-2012年4月23日》,2012

  考虑到奥拉夫所拍摄的人物都是他所选择的模特,扮演了他所设定的某个角色,而非直?#27704;?#33258;现实生活,这些照片看似是?#20174;?#22806;在世界,其实是奥拉夫内在的一种转化。展览上,?#36763;?#24133;作品有奥拉夫本人的出镜,一张是他走上楼梯的照片,另一张则是他打扮成小丑,站在?#22659;?#36339;板上的画面。这两张照片包含了一个关于他本人的事实:由于?#21152;?#32954;气肿,奥拉夫无法游泳,走上楼梯也颇?#27427;选?#36825;种无奈在画面中通过静止的瞬间传递出来。

  和其他展馆相比,上海摄影艺术中心的展览以平面的摄影作品为主,而不太会出现“网红展”的情况。另一方面,摄影作品试图用平面表达空间,但也许?#26434;?#37096;分观众来说,缺乏“?#20004;?#24863;。不过,以“平行”为例,如果愿意注视那些平面,也许?#26448;?#36827;入空间。(文/维尼)

  广州三年展 诚如所思:加速的未来

  地点:广东省美术馆

  票价:免费

  展期:2018年12月21日-2019年3月10日

  评星:三星

展览现场

  第六届广州三年展以“诚如所思:加速的未来”为题,将这篇开创性文本的深远影响?#30001;?#21040;艺术领域,以?#20174;?#36807;去几十年来技术进步的轨迹及其在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回响。

  展览与当下流行的、纯粹?#38750;?#24863;官体验和缺乏问题与思考的新媒体展览完全不同,策展人强调回归对技术、机器和未来的深刻思考与提?#30465;?#21442;展艺术家的跨?#32676;?#22823;,既有193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也有20多岁刚?#29031;?#38706;头角的青年艺术家,他们从不同角度共同思考这一命题,从而也在内容选择和哲学思考的纵深度上产生了比较大的差异和?#21046;紜?

《平行》(llel)哈伦·法罗基(Harun Farocki)

  ?#25910;?#22312;主展区三层看到了德国艺术家哈伦·法罗基(Harun Farocki)的一件重要作品,它是由四个部分组成的环绕式电影《平行I/II》(llel I/II)。《平行 I》从对一个?#33756;?#32454;枝末节的问题的研究开?#36857;?#22312;电?#26434;?#25103;出现的前三十年里,对树的表?#20013;?#24335;的变化。法罗基把这当作了一个艺术史的主题来处理,从而“引诱”我?#24378;?#22987;真正地“观看”电?#26434;?#25103;,而不是直接进入对其内容之暴力和残酷的批评。

  1990年代的时候,程序化?#35780;恚╬rocedural texture)——可以生成看起来拥?#24418;?#23613;?#38468;?#30340;表象的碎形算法(fractal algorithms)——的开发制造出了诸如树叶之类的形态,而到了2010年代,照相写实主义的树已经开始可以在数字世界里的风的吹动下产生运动。

  法罗基让我们看到,在短短30年的时间里,电?#26434;?#25103;快速上演了绘画历史教科书里讲过的所有变化,包括?#37193;?#24418;文字到照相写实主义。这个加速的进化过程或许也可视作对摄影和电影历史的呼应。在这里起作用的是法罗基所说的“新构成主义?#20445;╪ew constructivism):在这个世界里,每一片树丛都是一点一点拼起来的,一个既无比细致又无比空洞的模拟物——你可以做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实主义在这里仅仅是一种感实性(truthiness)。

  不难发现,此次广州三年展并非一次针对数字世界的考古学呈现——技术进步的历史——而更像是一种数字人类学的集中展示。此类研究的目标并非对进步的确?#24076;?#32780;是对一个陌生世界内在逻辑的思考。(文/丁宁)

  亨利·摩尔?#21644;?#30420;

  展期:2019年3月6日 -6月23日

  地点:伦敦华莱士收藏馆

  点评:展览将亨利·摩尔的头盔雕塑和华莱士收藏的盔甲并置展示,试图?#25945;?#25705;尔对盔甲所受的影响。这样的展示或许?#34892;?#29301;强,而在艺术评论家乔纳森看来,摩尔的艺术造诣又似乎只是为了填补艺术史的空?#36164;?#26399;。

  评星:三星

  目?#22467;?#23637;览“亨利·摩尔?#21644;?#30420;”正在华莱士收藏馆展示,试图?#25945;?#25705;尔对盔甲的迷恋,以及华莱士收集的头盔和盔甲是如何激发,影响影响摩尔的想法和创作的。展品包括60多幅素描、绘画、插画和石膏、铅和青铜的全尺寸雕塑,并与文艺复兴时期的盔甲并置。

展览现场

  ?#27426;?#22312;《卫报》评论员乔纳森·琼斯看来,这样的并置展示似乎?#34892;?#29301;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职业生涯的后几十年里,摩尔创造了一系列头部雕塑。这些雕塑被打开,露出笨拙的、摇晃的有机块和管状眼睛。你可以看到这些巨大的金属头像是受伤的现代自我图像,麻木在其防护装甲内。摩尔在1950年创造的像《Helmet Head No 2?#27675;?#26679;的作品看起来像是试图追赶当时英国绘画的后起之秀弗朗西斯·培根。但相对的,培根更具天?#22330;?

  展览提出了一个更为神秘的主?#29275;?#23427;试图表明摩尔系列的头盔式头部源于他对盔甲的?#24051;ぁ?#20294;是,一旦我?#24378;?#22987;在实?#37322;?#30420;?#21592;?#30475;到他自己的头盔式作品时,他设计中的冗余就变得不言而喻了。例如,展览中有将他的作品与毕加索进行比较。因为在上?#20848;?0年代,摩尔就像一个英国的蒸汽机,艰苦地追赶着毕加索的?#33713;怠?希斯巴-诺苏莎?#20445;?#19968;直跟在后面。

摩尔作品

  这只是开始。 他在20?#20848;?0年代的艺术看起来像是对西班牙大师的模仿。 ?#27426;?#20182;与毕加索真正的共同点是世界艺术对其的巨大需求。 有详细的证据表明他在这个博物馆中看到了特定的盔甲,不幸的是,将盔甲置于创作过程核心的尝试并不令人信服。他于1950年创作的青铜镂空雕塑展示在两个中?#20848;?#22836;盔之间。 这是摩尔最令?#22235;?#24536;的作品,但它类似于非洲面具,而不是哥特式盔甲。

  毕加索为了表达“?#24535;濉保?#34987;非洲面具所吸引。当然,盔甲也是?#24535;?#30340;表现。盔甲使人的身体变“硬?#20445;?#20943;少人们所受到的伤害。这也是为何盔甲吸引人的点。从哥特式的盔甲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帽子,这些金属的身体?#30001;?#35828;明了战争的恐怖。

  摩尔帮助我们以一种全新的方式?#21019;?#36825;些好战的服?#22467;?#20294;他却无法捕捉到军事考古学的原始力量。

  在乔纳森看来,摩尔并不是一个那些小部?#32440;?#35302;到诚实灵魂的艺术家,?#26434;?#33402;术史,他是为了填补特纳和培根之间的空白。(编译/小鹿)

  作者?#20309;?#23612; 小鹿 丁宁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