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集藏信息> 正文

六只盤子的聚合離散

時間:2018-11-7 18:54:10  信息來源:收藏快報 柳建明/山東高密

圖1

  老馬等了18年,才收到這6只盤子。18年前老馬見到這6只盤子,就在腦子里埋下窖藏,一棵長了18年的時光之樹是標記。情景還原:2000年的一天,老馬駕駛著摩托車有針對性地到密縣大劉戈莊村一劉姓人家里收購古物。民國以前劉家是密縣西北鄉的首富,傳說每到年除夕家中供家堂時,劉家人會在供桌上擺出一條祖上留傳下來的玉帶,這亦為其家世籠罩上神秘的光環。老馬原與劉家同住在一個村莊,知根摸底。沾了同鄉之誼,老馬單刀直入,說明來意。劉家主人帶著老馬到各個房間看,老馬看好了一張八仙桌和兩把太師椅。劉家主人從飯櫥里取出一摞盤子說,這6只吃飯用的盤子,也是老輩留下的,可惜有的磕碰帶裂紋了。老馬剛要伸手接,卻被到此玩耍的劉家主人的妹妹攔住說,家里的老物件別都一遭賣了,這幾只盤子,先讓我帶回城里看看,留個念想。老馬在一邊干著急,眼睜睜看著這6只盤子,與自己擦肩而過。老馬買走劉家一張八仙桌和兩把太師椅,而那6只盤子,成了揮之不去的種子,在老馬的眼睛里生根發芽。一年年過去,這6只盤子就像時光之樹結的6枚果子,讓老馬記掛在心,老馬似乎嗅到這6枚果子成熟的味道。

圖2

圖3

圖4

圖5

圖6

  2018年的一天,考慮成熟,老馬駕駛著小貨車沿著時光之樹伸展的方向,直抵那個在腦子里盤桓了18年的地方。見到劉家主人,老馬開門見山、許以高價讓他從妹妹手中把那6只盤子要回來。很快老馬接到劉家主人的電話,說,盤子已要回來了。老馬聽了,頓時有瓜熟蒂落般的感覺。因索價高,老馬怕買了賣不了,分兩次把這6只盤子買到手。頭一次,買的是2只完整的,拿回家后不急于出手,想研究明白盤子上面題款者是何許人,期望以此能賣出個好價。探問劉家人無果,上網上查無果,翻檢地方史書無果,咨詢專家無果,急躁心打敗了耐心,定了一個自認為滿意的價格,將這2只盤子售出。緊接著又把剩余的4只盤子買了回來。此套盤子(圖1—6),盤心以淺絳彩繪山水圖紋,山水景致各異,局部山石用靛青勾廓,畫面清新淡雅。上題有“庚申夏月,仲耀先生雅玩,弟劉夢聲敬贈”的字樣。據此可知這6只盤子是1920年出產的,底落“江西瓷業公司”藍色6字楷書款。老馬把這6只盤子分別賣給了兩個人。第二個買家是老李,老李有了后4只盤子,聽說一套盤子共有6只,想把前2只盤子也弄到手,讓老馬打電話問頭先買了2只盤子的那個人想不想賣。過后,老馬打來電話說,那人現在暫時不想賣,說是還沒稀罕夠,等稀罕夠了,合適時就賣。老李聽了,覺著這句話怎么這么耳熟呢。原來老李買過老馬一次貨,期間有個人托老馬問詢他,能不能轉讓,他說過這樣的話,現在人家又把這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了。老李知道碰上“對手”了。老李沒泄氣,對老馬說,你讓他記住不管什么時候我都想要就行。別人說,這不明擺著讓人坐得高價嗎。老李說,對,我就是有意識讓他記住我是一條魚,好讓他釣,這叫愿者上鉤,更不用說我是一條非常愿意上鉤的魚。老李說,在收藏這條路上,只有坡度沒有高度,堅持就是勝利。

  18年前這6只盤子相聚一起,18年后分居兩地。不知以后,這6只盤子還能不能相聚一起。這就是收藏過程中的不定數,讓收藏天地充滿撲朔迷離的景象。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