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藝術品拍賣信息> 正文

張宗憲舊藏齊白石《福祚繁華》現中國嘉德秋拍

時間:2018-11-7 18:49:39  信息來源:雅昌藝術網

  中國嘉德“大觀——中國書畫珍品之夜?近現代 專場”

  11月20日(星期二) 晚上 18:30

  嘉德藝術中心拍賣廳 A廳

  齊白石 福祚繁華 立軸 設色紙本

  庚申(1920年)作 178×49 cm(每幅)

  鈐印:阿芝、齊木人、老蘋辛苦、木居士、齊房

  題識:

  (一)庚申五月初十日起,至十三日止,此四日為南湖弟畫此四幅。兄房白石翁。

  (二)余生平所作之畫最稠密,以此四幅為最。阿芝。

  (三)余畫此幅成,得詩一首,惜無空處,不能寫上。萍翁。

  (四)瀕生。

  鑒藏印:云海閣珍藏印(四次)

  上款:“南湖弟”即胡鄂公(1874-1951),字新三,號南湖,湖北江陵人。曾參加辛亥革命,創辦《大中華日報》,歷任第一屆國會眾議員、湖北省政務廳長、教育局次長、上海《時事新報》總經理等,抗戰前后曾任孔祥熙私人秘書。齊白石繼室胡寶珠即是經胡鄂公之介。

  出版:

  1.《國泰美術館選集》,第十輯,第50頁,國泰美術館(臺北),1980年版。

  2.《二十世紀中國畫家研究叢書——齊白石》,圖版第 127,天津楊柳青畫社,1997 年版。

  3.《張宗憲珍藏中國近代書畫-齊白石作品集》,第 16-17頁,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2002年版。

  4.《齊白石的世界》,第133頁,羲之堂文化出版社事業有限公司,2002年版。

  展覽:“張宗憲珍藏中國近代書畫展覽”,巡回展覽于上海、香港及臺北,2002年6月-12月。

  胡鄂公(1884-1951)

  原名榮銘,字新三,號南湖,湖北江陵(現公安縣)人,革命家、政治家。

  胡鄂公是民國元老,早在辛亥革命前就曾組織輔仁社,組織共和會,加入同盟會,積極參加進步活動。辛亥革命時返回湖北,擔任武昌起義時鄂軍水陸總指揮。后赴北京,擔任北洋政府教育部次長。為邀請其加入國民黨,孫中山曾派廖仲愷等許以中央委員之職,為其婉拒。國民政府時期,他又就任孔祥熙私人政治經濟顧問,代表國民政府和孔祥熙與日本方面談判。

 

  胡鄂公同樣是中共元老,是最早的中共黨員之一,入黨介紹人為李大釗。其1927年時,任中共北京臨時市委宣傳部長。李大釗在被張作霖抓捕和殺害之前,胡鄂公曾將李氏送入蘇聯使館加以保護。李氏被捕之后,胡鄂公又考慮組織人手劫獄,終因李大釗不同意而未果。1932年任中共情報部長,次年因聯絡李濟深、蔡廷鍇等人發動的“福建事變”被捕。甚至有傳言,20世紀30年代初,時任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總前敵委員會書記的毛澤東到上海養病,就是由胡鄂公負責照料的。他曾一度擔任中央情報部長。周恩來、李濟深等人皆稱其為前輩,有書信以致。胡鄂公在促成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兩廣事變”、“西安事變”和抗戰初期,均有重要意義。

 

  齊白石為胡鄂公作畫無數

 

  民國時期,胡鄂公往往擔任要職,活躍于政壇,與各方人員多有接觸,以至交游滿天下。其與程潛、張群等政界人物,林紓、吳昌碩等文化名流等都有或深或淺的情誼,與齊白石的往來更為一段著名的藝苑佳話。

 

  1938年

  《紫丁香館圖》“紫丁香館”為胡鄂公為老太太所筑奉養別墅

  1917年五月,年近六十的齊白石為避家鄉兵匪之亂,只身赴京,鬻畫、治印為活。1919年,齊白石與胡鄂公相識,并迅速成為知己,胡南湖在琉璃廠清秘閣買下齊白石仿八大六條屏《秋聲》,并大為稱賞,白石“感南湖知畫”而作了鄭重的題記。并有了后來胡南湖“報公以婢”的故事傳為美談。

  三十年代 齊白石 行書信札 記錄了他稱胡鄂公先生書法與詩詞

  齊白石初至北京時,甚少有人賞識,胡鄂公對其百般鼓勵,堪為伯樂。齊白石為胡作了大量畫作如《南湖莊屋圖》、《不倒翁》、《紫丁香館圖》等,著名者有《蘆草游蝦冊》(1924年)戲題:“南湖弟多兒女,余戲贈畫冊各一幀已得九數,尚余三幀留待他日添完補款也。”直至四十年代中期,均有為南湖而作的繪畫,山水、人物不一而足。每逢胡氏生日,齊白石往往將賀壽圖提前畫好奉上,而胡鄂公則一邊購買齊白石畫作,一邊為其揄揚,時而會在齊白石畫作上一題再題。

  《福祚繁華》局部

  齊、胡二人的交情因齊白石向胡家女傭胡寶珠提親而更為親密。胡寶珠“為四川人,五六歲時,為匪人輾轉販賣。民國六年眾議院議員陳君漢傳(名國疆)之夫人,由蜀入平,經重慶時買為婢”。張勛復辟時,陳漢傳避禍南下,將其送給胡家。后齊白石欲納為妾,請姚石倩提親,得胡南湖許配,寶珠本人同意而結婚,齊氏八十初度時扶為妻。

 

  《福祚繁華》局部

  密不透風的《福祚繁華》花果四屏

 

  1920年

  庚申年白石畫給梅蘭芳的成扇,構圖也是畫得滿滿密不通風,說明白石畫給最尊敬的摯友,都極其用心的把整個畫面畫滿,以示誠心之意。

  《福祚繁華》局部

  二十年代,年富力強的齊白石在構思和技巧上已經完全成熟,亦在北京獲識陳師曾,經后者的指導開始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向個人獨特的“紅花墨葉”風格大力發展。此四屏大費“四日”之功,于六尺長幅上繪制四時花果,枇杷、荔枝,豆莢、老少年、芍藥、芙蓉、桂樹、金菊等吉祥花果一一入畫,枝干蔓延,花葉滿鋪,敷色秾麗絢爛,茂密厚實。

 

  1924年

  《 蘆草游蝦》冊頁第十二給慶芳公子

  白石題:鄂公弟多兒女,余戲贈畫冊各一幀已得九數,尚余三幀留待他日添完補款也。

  蘆草游蝦(花鳥蟲魚冊頁之十二) 22.5×33.5cm

  白石畫給最尊敬的摯友,都極其用心,著意營造,布滿整個畫面,以示誠心之意。如1920年畫給梅蘭芳的成扇,構圖也是畫得滿滿密不通風。齊白石有別號“齊房”,間或見于早年作品上,如本幅署款“兄房”即是。另有鈐印“齊房”、“老蘋辛苦”均是早年難得一見的鈐印。白石花卉一屏難得,四屏更是頗費周章,非得意之作,難以如此完美保留。“云海閣”主人四鈐珍藏印,足見其精湛珍貴。

 

  1920 年

  齊白石畫了這幅〈水草、蝦〉,畫面題有南湖先生勸白石一定要留在北京發展,不要返回湖南故里

  齊白石巨幅四屏存世罕

 

  1919年

  白石與南湖先生開始結識,并在北京琉璃廠清秘閣買下齊白石訪八大六條屏《秋聲》,同年畫給南湖先生;而南湖則以寶珠奴婢許配給白石。

 

  《福祚繁華》局部

  白石老人生平所作最稠密者,傾心用意,自然不同凡響。如此規模巨帙,受畫者多為位高權重的達官顯宦、軍政要員、名流耆宿,既有北洋時期的政要,也有國共兩黨的領袖及將帥。齊白石得胡南湖、曹錕恩遇,出手大方,以重金為酬,享有至高尊重,因而白石翁一反平日惜墨如金之態,極盡鋪張豪華之能事,傾力打造規模之最,祝壽獻禮,無論受畫人、藏畫人,都是當時冠絕中華的人物。波士頓美術館現存一套大總統曹錕上款的齊白石《花果四屏》,創作年代相仿,尺寸相若,由民國著名油畫家方君璧女士與其家屬于1980年捐贈。

 

?  齊白石 花果四屏 1920 年作

  波士頓美術館藏

  說明:

  1. 大總統曹錕上款

  2. 由方君璧女士與其家屬于 1980 年為紀念曾仲鳴而捐贈

  從先前于市場中出現的齊白石“四屏”的來看,無不系出名門,且均有上佳發揮。以題材和尺幅來講,齊白石以一襲華貴綿密、花團錦簇的《福祚繁華》作為對于盛世、明主的歌頌,真摯而熱烈,飽含著深情,將齊白石藝術推向鼎盛時期。

  中國嘉德2018秋季拍賣會

  預展 Preview

  11/17-11/19

  北京國際飯店會議中心

  拍賣 Auctions

  11/20-11/24

  嘉德藝術中心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