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藝術品拍賣信息> 正文

乾隆彩瓷三絕亮相佳士得秋拍

時間:2018-11-7 18:17:11  信息來源:佳士得

清乾隆 磁胎洋彩錦上添花御題詩描金“玉泉山”圖瓶 青花六字篆書款

  本次香港秋拍期間,“繁華似錦 — 乾隆彩瓷三絕”專場拍賣將于2018年11月28日隆重舉槌。屆時,三大頂級重器——磁胎洋彩藍耳百鹿尊、磁胎洋彩錦上添花御題詩描金“玉泉山”圖瓶以及洋彩皮球錦紋罐將矚目登場。在此之前,我們邀請了佳士得中國瓷器及藝術品部資深專家連懷恩帶我們追根溯源,探究玉泉山這一舉足輕重的秘密御花園,從而了解更多“玉泉山”圖瓶背后的歷史內涵。

天末風吹溽暑清,家家铚艾慶西成

  宜人爽氣階前景,載我扁舟畫里行

  田父村頭閑共語,牧童牛背笑相迎

  年來屢見三秋稔,擬報農祥慰圣情

  這首詩是乾隆皇帝在雍正七年(1729年) 還是皇子之時所作,題名為 《游玉泉山見秋成志喜》,內容是敘述他游覽玉泉山,見到秋天稻米收成,作詩以博雍正皇帝歡欣之情事,已可從中窺見他未來從政后關心農事的軌跡。

  玉泉山地區曾是永定河古道,地下水資源充沛,早在遼代,玉泉山就曾是帝王行宮,之后金章宗在山南坡玉泉附近修建“芙蓉殿”,也稱“玉泉行宮”,是玉泉山園林建筑的濫觴。清順治皇帝曾多次在玉泉山校獵和駐蹕。到了康熙年間,開始大規模修建玉泉山行宮,于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建成,命名為“澄心園”,十年后更名為“靜明園”。

  因為直隸地區水利欠修,常壅塞水澇,雍正三年,怡親王允祥被派總理京畿營田水利事務。他親自勘查河道,修河造田,辟荒地數千里,還聘請南方農民教北方種植水稻,數年之間成了千里良田,水災減少,形成了弘歷詩中所吟詠的江南景象。

二十世紀初玉泉山附近的稻田景觀

  在遼、金、元、明及允祥治水的基礎之上,清乾隆時期大興水利,大規模疏浚玉泉諸水,開挖昆明湖、玉淵潭兩大水庫,以解決都城供水和西郊水患之難。玉泉山的水,在古代北京城供水中占有極其特殊地位。清代學者陸以湉(1802-1865)的《冷廬雜識》第六卷中記載乾隆皇帝出巡之時,曾造一銀斗用以品評全國各地的水質。古人認為水越輕則水里雜質越少,表示水質好。測量結果發現皇宮旁的玉泉山泉水竟然最輕,一斗恰重一兩,為天下第一,遂封玉泉水為天下第一泉。

  滿清入主中原時曾因為北京城內水質不佳而深感苦惱,多爾袞便說過“京城水苦,人多疾病”,本想再建新城移居,最后因經費浩繁而罷。朝鮮使者李坤出使中國時記載過沿途用水的水質:

  “…沈陽以后皆是腐水,渾濁味惡… 關內之水亦然,至于北京城中最難堪,多有土疾。惟江河之水則味好,玉泉山下流極清且洌,其所得名,良以是也。”

  由此可知北京城內水質惡劣,無法飲用,只好每天從玉泉山運水入宮使用。每天清晨未白,騾車便帶著大水缸,插著小黃旗,缸上覆以龍紋苫布,從西直門出城去玉泉山取水,到下午酉時再緩緩從西直門進城,由神武門入宮。行人、車輛若遇此車,都要立即讓路。出京巡幸、圍獵時亦載玉泉水以供御用,清宮御酒也以玉泉水釀造,泉水灌溉生產出來的水稻,質量極佳,成為享有盛名的“京西稻”,專門上貢內廷。故玉泉山水可以說是皇家的命脈,受到嚴格的管控,一般人不準汲取。

張若澄《燕山八景圖》之“玉泉趵突”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

  玉泉山的景色是燕京八景之一,古稱“玉泉垂虹”,后由于乾隆因“垂虹”不應時景,于十六年(1751年)更名為“玉泉趵突”,張若澄所畫的《燕山八景圖》上對此景有詳細的描繪。圖中所見是玉泉山山坡南面的景致,以玉泉湖為中心,湖中布列三島,湖西面有一群建筑群,再往內走到湖北面,有另外一組建筑群,這兩處便是靜明園主要的宮廷園林建筑。若對照樣式雷所繪的玉泉山南部畫樣則更一目了然(著錄于《海淀史地叢畫 · 乾隆玉泉山靜明園詩》,北京,2014 年)。

樣式雷玉泉山南部畫樣

  而本瓶上所畫,應是玉泉湖中三島的景象,即乾隆欽定靜明園十六景中的“芙蓉晴照”。這三座小島按“一池三山”的傳統仙境格式修建,中央大島上建造一座兩層樓正殿,名叫“樂景閣”,樓前有兩座牌坊,樓旁有一座扇式殿,御題為“紅泉館”;西島正殿為一禪室“虛受堂”,旁有“漱煙亭”,東島上建有“漪錦亭”。比較瓶上之景與張若澄的畫,便能很明白認出島上所繪亭臺。“芙蓉晴照”沒有橋或路與湖岸相連,必須乘船到達,乾隆來此通常由東面頤和園的昆明湖行舟而來,故瓶上之景應該便是御船抵達玉泉湖時第一眼所見之景,也就是他詩中所說的“宜人爽氣山前景,載我扁舟畫里行”。

  我們從乾隆之堂弟弘旿所畫之京畿水利圖卷可以略窺途經之水道,想象昆明湖到玉泉山這段河道的沿途風光。前文提及,這里沿途有許多農田,是素來關心農事的乾隆最能就近觀察農作的地方,他曾作過一百七十多首詩吟詠這段舟行所見之景,而且常常在吟詠之間帶出關心農事的心情,如十七年作“玉帶長橋接玉河,雨余拍岸水增波,靜明園古林泉秀,便趁清閑一晌過,兩旁溪町夾長川,稚稻抽秧千畝全”;十八年作“好雨頻沾心實慰,進舟遂造玉泉山”;二十年作“一雨昆明水漲波,夾川農事閱如何”等等。

弘旿《都畿水利圖》,中國國家博物館藏品

  因為玉泉山是皇家水源命脈,玉泉山上的龍王廟也成為他為農民祈雨之所,極為重視。如五十九年時他曾在吟詠樂景閣時提及:

  “仲春曾來玉泉山恭詣龍神祠請雨,近日望雨雖切,但初九得雨后,至今甫閱七日,是以今早至此小駐,未敢詣靈祠瀆請,惟遙為頷首秉誠虔吁,冀邀神惠爾。”

  字里行間滿溢著對于雨神敬畏仰望之情,連求雨都不敢求得太勤,深怕邀神靈之責。玉泉山龍王廟在清朝一代位格僅次于黑龍潭龍王廟,但卻是乾隆皇帝親詣祈雨最頻繁的廟宇,可能因為玉泉山不但為皇家提供每日的用水、米飯,他作為皇子時就已經把玉泉山的秋收作為農祥的征兆,在乾隆心目中,農事成敗左右著國家興衰,故玉泉山的地位與其他地方無法相比。可惜這里的皇家園林建筑大多于清末時燒毀,昔景不再,我們只能想象當時的勝景。

  民國時期玉泉山曾開放為公園讓民眾參觀,但建國后旋即成為軍政首長辦公休憩之地,從此又成為禁地,尋常人不得進入,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朱德元帥及葉劍英將軍等人都曾留居于此。隨著國家創建,玉泉山成為重要的政治決策地,許多政策的起草都在這里制定,也見證了許多重要的歷史事件;沿襲清朝舊制,玉泉山農地也再次負起為黨政軍領導提供農作物的使命,成為特屬農地。這一處得天獨厚的寶地,從清代到今日都與國運息息相關,在這近三百年的中國歷史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清乾隆 磁胎洋彩錦上添花御題詩描金“玉泉山”圖瓶 青花六字篆書款

  繁華似錦 — 乾隆彩瓷三絕

  拍品編號2801

  清乾隆

  磁胎洋彩藍耳百鹿尊 青花六字篆書款

  高 44.5 cm。

  估價:港元 20,000,000 - 30,000,000

  來源:

  蘇格蘭貴族珍藏,入藏于1920年代以前

  拍品編號2802

  清乾隆

  磁胎洋彩錦上添花御題詩描金“玉泉山”圖瓶 青花六字篆書款

  高 19.1 cm。

  估價待詢

  拍品編號2803

  清乾隆

  洋彩皮球錦紋罐 青花六字篆書款

  高 17.5 cm。

  估價:港元 8,000,000 - 12,000,000

  來源:

  香港蘇富比,2001年5月1日,拍品 562號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