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藝術傳真> 正文

陳履生:美術史論家群的書畫作品展

時間:2018-11-2 9:14:48  信息來源:陳履生美術館

2018年11月2日-11月11日

常州 西太湖美術館

將迎來一個特別的展覽重量級的會議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作品展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2018年會

2018年11月2日

上午10:30開幕

前言

  中國美術史論的發展歷史在超過五千年美術發展歷史的基礎上,至遲在東晉顧愷之提出“遷想妙得”“以形寫神”的時候,就已經表現出了它在世界文化多樣性中的獨特性,而且流傳有序,奉為圭臬。被稱為“畫圣”的顧愷之有藏于大英博物館中的著名的《女史箴圖》,但更重要的是他的“傳神論”奠定了中國美學的基礎,是其在中國文化史上的重要貢獻。中國歷史上的很多畫家都兼善史論,其核心是中國以文人繪畫為主流的方式,在文與畫、理與法的諸多方面,形成了一個兼收并蓄、互為闡發、相得益彰的傳統。這種實踐和理論的相互關聯性,或者是在實踐基礎上的理論的提升,表現出了中國美術史論發展成就的獨特性。

  就文化體系上來論,中西的美術學之間有著不盡相同的內容和方法,但是,中國繪畫與美術理論之間的關聯性,則與西方那種具有獨立學科性質的美學或美術史論全然不同。從顧愷之開始到唐代張彥遠“六法”的提出,從王維到蘇軾再到董其昌,一直到20世紀中國獨立學科的美術史論的出現,尤其是在美術院校中開設了獨立的美術史論系科,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科特點。而潘天壽、傅抱石這些20世紀最著名的畫家都有重要的美術史著作,并且流傳廣泛。在他們的影響下,中國的畫家們,特別是有杰出成就的畫家們非常努力地建構自己的理論體系,并以積極的美術實踐來實現自己的藝術主張。即使像齊白石這樣的來自民間的畫家,也提出了很多不同于他人的藝術話語。

  顯然,中國美術理論的獨特性正在于千年流傳過程中不斷的延續與發展。今天,在20世紀中國美術教育的支撐下,當美術理論成為一門獨立的學科,我們依然存在著這樣一種方式,這就是有些人一方面從事美術實踐,另一方面又從事美術理論,在藝術實踐的基礎上闡發自己對于畫史畫論的認知,以及對于藝術理論的獨到見解。

  今天,當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的各位同仁在主任薛永年教授的帶領下,將自己的作品集中在一起展于西太湖美術館,依然可以看到中國美術理論傳統的發揚與光大。在眾多的委員之中,雖然他們所學的專業不盡相同,可是,他們中的多數在早期的學院教育中都是學美術出身。因為這一代人的特殊性是他們成長于一個美術理論并不是很發達的時代,在這樣一個基礎上,他們中的多數是屬于轉行。在幾十年的時間流逝中,他們勤勉于自己的美術歷史和理論方面的研究,各有成就。與此同時,他們并沒有擱置畫筆。客觀來說,他們在書畫方面的成就被史論成就所掩,而對于很多公眾來說,可能并沒有見過這些大名鼎鼎的美術史論家的書畫作品,包括各位委員之間因少有這樣的交流機會,對于彼此在書畫方面的面貌、特點和成就也是知之甚少。因此,當他們把作品展現在一起的時候,就具有其特殊的意義。

 

陳履生

2018年10月24日于北京

展廳

作品賞析

△ 薛永年 《吾家陽臺所見灰喜鵲》 69×47.5cm 2018年


△ 黃宗賢 《云飛揚之一》 67×70cm 2018年

△ 康書增 《巴扎百態之二》 67.5×66cm 紙本水墨 2017年


△ 梁江 《春水滿四澤》 69×138cm 2018年

△ 呂品田《 聽風》 34×52cm 2018年

△ 錢海源 《桂林山水》 68×68cm 2018年

△ 王仲 《陀斯妥耶夫斯基》 70×70cm 2018年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