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新聞 >滾動新聞> 正文

十日談 | 肖谷:幸遇“三個”40年“碰頭”

時間:2018-6-9 14:32:54  信息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肖谷

  改革開放四十年是前人從未做過和經歷過的四十年。這四十年是幾代人以理想、聰明、干勁和擔當,面對國內外形勢走過來的。

  很幸運,我完整地經歷了這四十年,從1978年20歲那年跨入社會工作至今正好40年。我更幸運的是1978年有幸認識上海油畫雕塑院(室)副主任(主任是張充仁先生)肖峰先生,并成為他的學生至今也是40年。又是改革開放四十年。

  “三個”40年“碰頭”對我而言不僅是人生幸事,更有意味的是使我的人生理想的實施有了“章程”。

  我曉得上海油雕室是1972年進入油雕室隔壁的長樂中學就學起,自那時起我便有了自己的人生理想:這一輩子若能進油雕室工作就是我人生的理想。

  誰也沒有料到,歷史車輪就這么迎面而來了,中學畢業兩年后的1978年12月23日公布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改革開放從此吹響了號角。那時我只是一名剛踏上社會的年輕人,身份是:工人。

  如何實現自己的夢想?

  當年我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理想選擇是一條成功概率極小極小的道路。可喜可賀的是那個年代青年人有幸遇上“設計人生之路”的時代風氣,相信只要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步伐堅定同時又要苦練內功,把握好每一個靠近目標的機會,一旦條件成熟,再努力一把后就能實現理想。

  終于在我發愿33年后的2011年“心想事成”地實現了。其實除了自己認定目標努力奮斗外,更重要的是感謝時代,感謝我人生道路上所工作過的各級組織和領導。可以說我是改革開放四十年個人與時代同行的注釋者,是“有志者事竟成”的標本。

  回顧這四十年:整個1980年代我在寶山鋼鐵總廠工程指揮部和寶鋼總廠工作期間就與油雕室有接觸與往來,油雕室的藝術家們在寶山賓館畫了三幅大型壁畫,那時我擔任工程指揮部機關團委書記,曾多次安排接待油雕室(院)和中國畫院藝術家來工地參觀寫生。有幸與大師名家近距離接觸,從而進一步堅定自己追求理想的信念。

  1990年我有幸參加時任總理在寶鋼體育場宣布浦東開發開放大會。從此,上海全面進入改革開放的歲月。那年年底我商調至上海文化局工作,開始與油雕院成為一個系統的工作人員。自覺已與油雕有了間接關系了。之后我作為援疆干部在新疆南疆工作三年,其間我依然時時關注著上海油畫雕塑院的發展。2002年至2011年我任職市文廣局藝術處主管美術副處長和正處級調研員的這十年間,更是與油雕院有著緊密的直接關系了。

  2011年那年我53歲時,我終于進入上海油畫雕塑院工作,實現了我的理想,不僅如此,而且擔任了常務副院長,這是最初的理想中所沒有想到的。從正式調入那天起,我就十分清楚地告訴自己:我這一輩子的人生理想經過33年的努力,終于實現了。

  從此,我對自己提出不應該有其他“溢出”欲望。于是我暗暗定下“三不”原則,即不用院里一分錢吃飯、不用院里一分錢打車、不用院里創作用房。從此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油雕院的事業發展中。我57歲的2014年12月任油雕院院長。我是自1978年張充仁先生任上海油雕室主任以來第六任院長。

  雖然我水平與能力有限,但我的人生最大理想能在職業生涯中得以實現了,我是幸運的。今年我已60歲了,無論是在職還是退休,人生沒有止境,探索、追求和創造未知領域將是我未來的生活基調。不忘初心,“咬定青山不放松”依然是我人生態度!(肖谷)

更多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