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頁 共1351

方印鑒帝王境界:雍正“獅子園”與“圓明主人”印

時間:2018-11-7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記者朱匡杰、尼松義、王國良


  “絲路獅緣——故宮獅文化珍寶展”正在福建省石獅市如火如荼地進行中,是次展覽讓故宮“國寶”走入尋常百姓間,一時間也成為當地美談。本周繼續為讀者介紹展品,此次介紹的兩件展品均與雍正皇帝有關,一件是雍正皇帝皇子時期的白壽山石雙螭鈕“獅子園”印,一件是身在帝位時的壽山石獅鈕“圓明主人”印。這兩件印章都屬于閑章。

圖1 白壽山石雙螭鈕“獅子園”印

圖2 壽山石獅鈕“圓明主人”印

圖3 田黃瑞獸鈕閑章

圖4 犀角螭鈕閑章

  下面我們分別介紹這次展出的兩枚與雍正皇帝有關的閑章。

  白壽山石雙螭鈕“獅子園”印(圖1),長4、寬2.4、通高6.2、紐高2.5厘米,清宮舊藏。壽山石質,印模橢圓形。雙螭,透雕,二條螭身各由左向右,圈抱游戲成鈕,螭發二綹,脊背隆起,有細毛紋,尾二綹卷成云頭,四足,頭部眉凸目瞪,鼻翹,口閉。印字篆書,陽文,豎刻三字。據北京故宮博物院宮廷部副研究員劉立勇介紹,獅子園坐落于河北承德避暑山莊西北部的獅子嶺下,建于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與避暑山莊同時興建。雍正皇帝在皇子時期,經常隨康熙皇帝到承德避暑、圍場打獵,康熙皇帝于康熙五十一年(1772)將獅子園賜予皇四子雍親王胤禛,即后來的雍正帝,作為其來山莊時的臨時府邸。“獅子園”印即是雍正帝于雍親王藩邸時期的代表性印章之一,是其活動軌跡的直接見證。獅子在中國文化里,被賦予了諸多良好的品質和寓意,“獅子園”之名亦可以與雍正帝的文化修養聯系起來,是其佛學造詣的體現。

  壽山石獅鈕“圓明主人”印(圖2),長3.8、寬3.8、通高7.7、鈕高3厘米。清宮舊藏。壽山石質地,印模正方形,頂雕三獅鈕,獅皆張口瞪目,脊背披長毛紋。其大獅蹲坐,一小獅踏尾上爬,一前足伸向大獅下唇;另一則蹬大獅背,前足伸向另一小獅耳下,首尾顧盼,雕飾雖小然妙趣橫生。印文二行各二字,俱篆體、陽文。劉立勇介紹說,雍正時期,宮中備辦壽山石料充足,興用于制印者數量大增,成為此一時期印材的顯著特色。

  “圓明”一詞出于佛教經典,《貝葉經〈欏嚴經〉》卷二說:“若能移物,則同如來,身心圓明”。“圓明”指佛的智慧,圓滿普照之意。“圓明”曾是雍正的佛號,《雍正御制集·圓明園記》中雍正皇帝也曾解釋“圓明”二字:“體認圓明之德,夫圓而入神,君子之時中也;明而普照,達人之睿智也。”劉立勇表示,“圓明主人”為雍正帝自號,表明其心志與個人修養的境界,意味十足。

  閑章(圖3、圖4)指鐫刻姓名、齋室、職官、藏書印等以外的印章,是中國文人藝術家特有的文房器件。閑章除刻吉語外,還常刻詩句、格言、自戒之詞等。專門從事篆刻與書畫的藝術家,一般都有許多印章。這許多印章,除姓名、字號用章外,其余印章,在印學上都統稱為“閑章”。

  閑章由秦漢時期刻有吉祥文字的印章演變而來,宋元以后風氣頗盛,名謂“閑章”,其實不“閑”。到了近代,閑章便發展成為中國書畫藝術不可或缺的部分。閑章的內容十分廣泛,且意趣盎然,書畫家或自擬詞句,或擷取格言、警句于閑章,以示對人生和藝術的感悟。

  據了解,閑章一般包括“引首章”“壓角章”“吉語章”“警言章”“收藏章”“鑒賞章”“紀年肖形章”以及“齋、堂、館、閣居室章”等。其形式不拘,大小不一,一般或大于名章,或等同于名章。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
方印鑒帝王境界:雍正“獅子園”與“圓明主人”印-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