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頁 共1055

明清竹刻筆筒的藝術價值與市場表現

時間:2018-12-13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記者朱匡杰、尼松義、王國良


圖1 清中期竹雕九獅圖竹節式筆筒

  ——從北京故宮清中期竹雕留青九獅圖竹節式筆筒談起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蘇東坡的詩句道出了竹在古代士人心中的地位。竹虛心有節,那謙遜勁節之氣、靜雅蕭疏之態正是文人雅士孜孜以求的精神境界,也因此被譽為“四君子”之一。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用竹子和最善用竹的國家,湖南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中出土的“西漢彩漆龍紋竹勺”是最早的竹刻藝術品。宋代郭若虛《圖畫見聞志》中記載了漢代竹刻技藝已出現了“留青”的刻法。元末陶宗儀《輟耕錄》描述了南宋藝人詹成制作雕竹鳥籠的高超技藝水平,詹成也是有記載最早的竹刻大師。

圖2 明朱鶴異形高浮雕竹筆筒

圖3 清乾隆周芷巖制春山讀書圖筆筒

圖4 清赤壁夜游園竹筆筒

  在石獅市博物館舉辦的“絲路獅緣:故宮獅文化珍寶展”中,就展出了一件留青工藝的竹筆筒——清中期竹雕留青九獅圖竹節式筆筒(圖1)。

  據北京故宮博物院器物部副研究員劉岳介紹,該筆筒高13.5、最大口徑9厘米,保留天然竹節痕。外壁以留青法刻畫九只獅子相互嬉戲的場景,點綴假山湖石。獅子的形象夸張而富趣味,來自傳統造型藝術,與真獅大相徑庭。“九獅同居”諧“九世同居”之音,為流行的吉祥圖案。湖石陰陽向背判然而別,立體感極強。又利用節痕將圖紋劃分出區域,并以其廣狹之別形成曲線變化之美,匠心獨運,技巧高超。留青工藝又稱皮雕,通過預留竹表青筠來表現圖案,并剔去其余部分,露出竹肌作為地子。這種技法在清代發展到頂峰,可以利用皮層的多留與少留來劃分紋飾層次,營造出有如運筆而成的墨分五色的效果,從此件筆筒上即可見一斑。

  若論及竹刻筆筒,首先當論明清竹刻工藝。明代中期開始,竹刻成為了專門的工藝美術種類。明中葉至清,竹刻工藝日益繁榮,名家輩出,也使得竹刻成為了供人玩賞的藝術品。當時盛產竹子的江南嘉定和金陵也自然成為了竹刻的兩大中心。嘉定派以朱鶴、朱纓、朱稚征祖孫三人為代表,他們都擅長用深刻、浮雕、圓雕的手法來雕刻作品(圖2)。三人都有極高的藝術修養,從傳統繪畫、書法、篆刻等藝術中借鑒、吸收精華,并巧妙地應用到竹刻作品中。所刻作品神形兼備,意境悠遠,留下了風格鮮明、美輪美奐的竹刻藝術品,并且影響了后世竹雕的流傳風格,嘉定派也成為了當時全國竹刻藝術最大的流派。南京博物院藏有被鑒定為明正德年間的朱松鄰制高浮雕松鶴紋筆筒,陰刻銘文:余至武陵,客于丁氏三清軒,識竹溪兄,篤于氣誼之君子也。歲之十月,為尊普熙伯先生秩壽。作此奉祝。辛未七月朔日,松鄰朱鶴。深峻嫻熟的雕刻技法讓作品層次清晰,古松與仙鶴形態逼真,自有一種古樸渾厚之美。

  而清代竹刻名家主要有張希黃、吳之璠、封錫祿、施天璋、鄧浮嘉、周芷巖、尚勛、潘西鳳(號老桐)等,其中多數為嘉定派傳人,比較著名的有吳之璠、封錫祿、周芷巖三人(圖3)。除嘉定派之外,清代竹刻名家還有道光年間的方絜,擅長在竹筆筒上替別人作畫像,須眉逼真,栩栩如生。在雕刻人物臉部時,多采用陷地淺刻,其余部分用陰刻,兩種雕刻技法配合得相得益彰,時人稱為“無上逸品”。清代竹刻筆筒一般以淺浮雕來突出主題,而留青筆筒以大量留白之法表現畫面的淡遠清秀,別具一格。

  明清時期的文房雅玩雕刻藝術是中國工藝美術史上的一個高峰,明清時期的筆筒主要以瓷質、玉雕、景泰藍工藝及竹木雕刻的筆筒為多。在這些類別的筆筒中,作為一種文玩藝術品,尤以文人風味醇厚的竹雕筆筒見勝。從質地上看,竹刻筆筒并不比其他材質的筆筒貴重,但近幾年的拍賣價格卻比很多瓷質筆筒的價格高出很多,仔細分析之后發現,兩者之間的市場行情是由拍品自身的藝術性決定的。以明晚期到乾隆時期的筆筒為例,明末清初竹雕名家輩出,從體裁的意境到雕刻的技巧都有文人的貢獻,此時期的作品精益求精,藝術表現力極強。所以明清時期竹刻筆筒的市場價位一直很高。而在竹刻筆筒的收藏中,應當以清代作品作為重點集藏對象,不僅因為其傳世作品相對較多,主要是因為清代的竹刻行業人才迭出,竹刻的技藝已經相當精絕。

  北京保利2013年曾上拍一件清赤壁夜游園竹筆筒(圖4),成交價達586.5萬元。橢圓形筆筒,鑲紫檀木口與底,下承四足。外壁以通景形式刻東坡赤壁夜游圖。前景為東坡與僧、道二客所泛小舟,袍而長髯,憑幾而坐者為東坡;俯于幾上者為佛印;道士背坐仰觀。一旁童子正漉酒入壇,老舟子二人齊力搖櫓,刻畫傳神。巨石插立江中,湍流洶涌。橫云煙嵐,橫亙繚繞,與江水波濤上下呼應。茂密虬松、霜葉等披于懸崖,益顯壯麗。赤壁似天幕幔帳,右方障壁直如插天巨屏,氣勢撼人。左側山谷瀑布激流奔騰其中,巖壁盤折交錯,極盡深遠、幽邃之境,儼然如畫。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
明清竹刻筆筒的藝術價值與市場表現-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