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頁 共2770

這枚銀鎖片算不算花錢

時間:2019-3-10 文章來源:收藏快報 師文濤/云南陸良


圖1

  十多年前,我在一銀匠鋪發現一枚手工打制的銀鎖片。與一般呈如意形的普通銀鎖片不同,這枚銀鎖片像是兩個圓形花錢連體組成的,一個中間是鏤空的圓形方孔小花錢,另一個中間是鏤空的梵文“卍”字。兩面都有雙勾的行書文字:一面是“延年益壽,壽比南山”(圖1),一面是“永保長生,連生貴子”(圖2)。其中“壽、生”兩字居中,是共用的,文字周圍點綴著花朵和其他紋飾。只是上下多了幾個小孔,應該是用來穿銀鏈和掛飾物的。

圖2

  銀鎖片橫長7.4、縱長4.2厘米,重26.9克;兩面均有黑色包漿,有自然的磨損和使用痕跡,從這些表征判斷該銀鎖片至少有逾百年歷史。除鏨刻的文字和花紋外,其他空白的地方都裝飾有很多的小圓圈,這就是所謂的“珍珠地”,那是用工具一個一個敲打出來的,可見制作這樣一個鎖片,工匠還是要花費很多的時間和精力的。

  銘刻的文字,雖然都屬于吉語文字,卻讓人感覺有點不倫不類。鎖片一般是小孩戴在脖子上的飾物,此處“壽比南山”“延年益壽”等一般是給老人祝壽祝長生的吉祥用語;而“連生貴子”應該是對成年人(尤其是婦女)的一種祝福語。另外在字的排列上有點亂:“延年益壽”是按一般古錢上下右左的順序排列,同面的“壽比南山”則是按逆時針的順序排列;另一面的“永保長生”也是上下右左,而“連生貴子”則是上右左下的順序,前面的都沒有問題,因為共用字的原因,最后的“連生貴子”應該按順時針的順序排列,“貴”和“子”應該調換一下順序,也許是在鏨刻的時候出現失誤,于是只能將錯就錯,所以讀起來有點亂。至于文字的不倫不類,我覺得也和“壽”“生”兩字的共用有關,因為在常用的吉語中帶這兩字的比較少,所以只能這樣來做。

  有朋友品賞后曾提出,這算不算一枚花錢呢?對此,有錢幣界人士吳旭曾在《中國錢幣界》雜志(2018年第6期)發表的文章中,提到花錢定義:花錢是指所有流通或非流通性質的錢形物以及無錢形、但有佩戴賞玩功用的異形物。從這個定義來看,這枚鎖片也應屬于花錢,因為它本來就是用來佩戴的,而且還有吉語文字。今將其展示出來,以期同好評賞。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
這枚銀鎖片算不算花錢-鑒賞收藏-中國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