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63页 共40873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始末

时间:2019-5-23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达森/四川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老子(上经、下经篇名)

  永远有多远?老子——这位曾经在历史上公认的庄子?#26408;?#31070;导师,这位?#27599;?#23376;也恭敬求教的老师,究竟有多“老?#20445;?/P>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老子(道法自然篇)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仓颉篇

中国简帛学开篇之作,王国维、罗振玉著《流沙坠?#39049;罰?914年初版

  这一切,因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的出现,都将得以全面、充分的解答。2009年初,北京大学?#37038;?#28023;外捐赠,收藏了一批珍贵的西汉竹书,总数达3300多?#19969;?#36825;是目?#20843;?#35265;战国秦汉古书类竹简中数?#23380;?#22823;、保存质?#23380;?#22909;的一批。北大历史系教授、北大出土文献研究所所长朱凤瀚?#28304;?#35780;价说,竹书中含有近20种古代文献,大致涵盖了今天的哲学、史学、文学、文字学和医学等学科。?#26434;?#20808;秦史、秦汉史、古代思想史、自然科学史等诸多领域的研究都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这批竹简书写年代约在汉武帝时期,是汉王朝鼎盛时期颇具代表性宝贵知识遗产。竹简内容包括迄今为止所见最完整的简帛古本《老子》、存字最多的秦汉字书《苍颉篇》、亡佚两千年的战国贵族政治教科书《周?#20445;?#35757;)》、西汉早期编撰的秦末历史《赵正(政)书》、时代最早而篇幅最长古小说《妄稽》、体?#23548;?#20026;完整的《日书》、经过系统编撰的长篇古医书等,其内容涵盖近二十种古书。

  沿丝绸之路归来——中国简帛研究百年征程

  众所周知,二十世纪以来的简帛学研究,是?#36175;?#22269;维、罗振玉、章太炎等国学大师开启,经由胡?#30465;?#20613;斯年、郭沫若等知名学者继往开来,一路艰辛?#20185;媯?#24050;走过百年历程。?#26434;?#30740;究那个汉代及汉代之前,只能“书于竹帛”的时代,中国学者们已经为之求索百年。

  二十世纪初以来,正如王国维、罗振玉合著的《流沙坠?#39049;?#19968;书中的研究思路,由于发现秦汉竹?#39049;?#31481;书的区域往往皆在西北大漠、塞外古驿,人们发?#38047;?#35299;读竹?#39049;?#31481;书的视野,是沿着丝绸之路而去的。学者们循着大汉帝国丝绸之路的蛛丝马迹,在塞外风沙中寻古觅幽、孜孜以求。

  “流沙坠?#39049;?#30340;“流沙”指发现古代竹简的罗布泊、敦煌、居延海等地,?#30333;辜颉?#30340;?#30333;埂?#26377;遗失、散落的意思,这是很形象的语言概括。清末民初,西方?#26143;棵跋?#23478;、古董商、汉学家、人类学家等大量涌入中国西北边境,沿着?#38498;?#20195;以来的古丝绸之路,大?#20004;?#34892;非法考察与勘测,借机盗掘壁画、雕塑以及古代简帛文书?#26085;?#36149;文物。这是一条“逆行”的丝绸之路,昔日大汉王朝、中华民族以丝绸之路沟通世界、融汇文明;此时却因国力衰微,引来了西方?#26143;?#20204;的倒?#24515;?#26045;,他们劫掠遗产、公?#29615;?#36163;。事实上,被誉为近代简帛学奠基之作的《流沙坠?#39049;罰?#20854;考证样本与立论基础,都正是那些被西方?#26143;?#20204;劫掠与瓜分的中国竹?#39049;?#34429;?#24509;?#26159;不得?#35759;?#20026;之的学术探索,却也不啻于一个莫大的反讽。

  1949年后,继往开来、独立自主的中国竹简研究,随着各地不断发掘出土的古代竹简,焕发勃勃生机,开始?#26376;肚八?#26410;有的学术活力。可以看到,不但在西北塞外的古代遗?#20998;?#27493;得以精心清理及抢救性发掘,仍有许多世所罕见的珍贵遗存出土与研究成果面世;另?#29615;?#38754;,长沙马王堆、临沂银?#24178;健?#33606;州张家山、荆门郭店村、长沙走马楼等地出土的大批秦汉简帛书,也让研究者的目光?#28216;?#21271;的塞外大漠返归至内地湖湘各处。

  更为?#19978;?#30340;是,随着大批海外收藏的竹?#39049;?#31481;书陆续回归中国,如清华大学藏战国竹?#39049;?#21271;京大学藏西汉竹书等,这些?#20843;?#26410;见的中国文化遗产正逐步?#27778;?#19982;展现中国古史?#26408;?#20195;风华。一条以简帛学研究为基础,重新复原与重新书写中国古史的崭新征程,正在中国人自己脚下徐徐展开。

  ——这是一条沿丝绸之路回返的百年历程,这?#29615;?#31243;意味着中国竹简发现、保护与研究?#27807;?#22238;到中国人自己手中。那么,作为这条百年历程上的?#21310;?#32467;点,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以?#24405;?#31216;“北大竹书?#20445;?#30340;发?#38047;?#30740;究,还将带给我们怎样?#26408;?#21916;与收获呢?

  大汉帝国文明之梦——北大竹书中的汉武帝时代

  北京大学出土文献研究所所长、历史系教授朱凤瀚称,北京大学收藏的西汉竹书,是目?#20843;?#35265;战国秦汉古书类竹简中数?#23380;?#22823;、保存质?#23380;?#22909;的一批,是继上世纪发现的马王堆帛书、银?#24178;?#27721;?#39049;?#37101;店楚?#39049;?#19978;博楚简,以及2008年入藏清华大学的战国竹简之后,问世的又一座出土典籍宝库。

  竹简保存情况?#24049;茫?#34920;面一般呈褐色,质地?#24425;擔?#23383;迹清楚,墨色黑亮。这些竹简宽度一般在0.5-1.5厘米左右,长度也?#37038;?#20960;到五十多厘米不等。从整理的情况看,竹简保存情况?#24049;茫?#34920;面一般呈褐色,质地?#24425;擔?#23383;迹清晰,墨色黑亮。竹简上的文字抄写极为工整,至少有七八种不同书风,堪称汉代隶书中?#26408;?#21697;,书法艺术价?#23548;?#39640;。

  这批穿越近2200年时光的竹简按长度,分为长、中、短3种规格,长简约长46厘米,相当于汉尺?#21280;擼?道编绳,内容为《日书》等选择类数术文献。中简同样用3道编绳,长30至32厘米,相当于汉尺一尺三寸至四寸,大多为医药类古籍。短简为抄写在先,然后编连,按照这种状况看,王国维当年所谓简牍开本遵循“简六牍五?#20445;?#31616;长以二尺四寸和一尺两寸为主的论点已经不?#35270;?#36817;年来简牍发现的现?#30784;?

  大汉民族文化之典——北大竹书中的文化经典

  王国维曾按古代简牍的内容和性质进行分类,为三大类:第一大类是小学术数方技书,涉及《仓颉》?#37117;本汀貳读?#29287;》《历谱》《算术》《阴阳》《占术》《相马经》《兽医方》等多种典籍;第二大类是屯戍?#22278;校?#20854;下又按内容分为簿书、烽燧、戍役、廪给、器物、?#37038;?#31561;六项;第三大类是简牍遗文,主要汇集各式书信。王国维的分类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中国古代竹?#39049;?#31481;书的分类标准。事实上,尽管百年来出土竹?#39049;?#31481;书数量剧增,但其内容仍不出王国维所列的这三大类别。

  北大竹书,超越了王国维的分类法则,三大类标?#23478;?#26080;法准确涵盖其内容。大量的与传世文献有差异的先秦经典,已经亡佚得不为后世所知的新出土文献,共同构成了这批竹书的特质。如果一定要?#28304;?#22686;加一种分类标准,那就是“文化经典”——如迄今为止所见最完整的简帛古本《老子》,亡佚两千年的战国贵族政治教科书《周?#20445;?#35757;)》,西汉早期编撰的秦末历史《赵正(政)书》,时代最早而篇幅最长古小说《妄稽》等。

  北大竹书中的这批文化经典,就单单以我们的历史常识为范畴,来看待其独特价值,也会颇令人有耳目一新之?#23567;1确?#35828;,我们都知道汉代初年重“?#35780;?#20043;术?#20445;?#32780;并非“独尊儒术”。这批竹书中没有发现儒家经典,却发现了最完整的简帛古本《老子》,就是汉代初年这段思想史的明证。汉代?#24051;?#20309;解读与理解《老子》,“?#35780;?#20043;术”?#36136;?#22914;何与汉初政治思想相联系的,这些相关问题,北大竹书《老子》就能给出目?#30333;?#20026;完整的答案。

  北大竹书本《老子》有多完整?研究表明,比之前版本——马王堆帛书本、郭店楚简本更完整!目?#24052;?#24120;所用的《老子》马王堆本虽是全本,但比较残破;而郭店本内容则只有今本内容的五?#31181;?#20108;。北大竹书本《老子》,全书仅缺少一两枚,达“218?#19969;?300多字”——五千言《老子》最完整古本就此面世。更为奇特的是,北大竹书首次发?#38047;小?#32769;子上经》和《老子下经》的篇题,分别?#26434;?#20170;本《德经》和《道经》,“这种命名方式在《老子》古本中是首次发现”。?#31185;?#36824;均有分章符?#29275;?#31456;节划?#38047;?#20256;世本有所不同,“这是?#25945;幀?#32769;子》分章最原?#30002;?#40784;全的资料。”——《老子道德经?#25151;?#33021;从此改名《老子德道经》。

  再拿我们熟知的“神医扁鹊”的典故来讲,实际上是古代对医术高超者尊称的一个通用名词,并不是一个人的专用名字。按?#23637;?#20154;的传说,医生治病救人,走到哪里,就将?#37096;岛?#24555;乐带到哪里,好比是带来喜讯的喜鹊;所以,古人把那些医术高超、医德高尚的医生称作“扁鹊”。春秋战国时代,就有一位?#26143;?#36234;人的医生,因医术高超,被百姓称做传说中的“神医扁鹊”。这位创制?#24052;?#38395;、?#30465;⑶小?#22235;诊法,会用银针在穴位行针,给齐桓公看过隐疾的秦越人,就是我们目?#20843;?#30693;道的最早的“神医扁鹊”。

  在这批竹书中,有记载着180多个医方的古代医书,其内容涵盖内科、外科、?#31350;啤?#20799;科等多种疾病的治?#21697;?#27861;等。这是继马王堆汉墓古医书之后最丰富的一批出土中医文献,很多内容?#28216;?#35265;诸于世。北大竹书中这部分内容现存700余枚竹简,完整简530余枚?#24509;?#20123;竹简中有少数单独的药方有篇名,如“秦氏方”“公式游方”“翁壹方”。这些人名应就是古代名医,其中“秦氏?#34987;?#35768;正是战国名医扁鹊(秦越人)。读扁鹊的药方,看扁鹊的医术,不但是两千多年后我们的眼福,还将是中华医学史上的?#21310;?#31687;章。

  司马迁做《史记》,最初?#24425;切?#22312;竹简上的。北大藏西汉竹书的历史典籍,正是与《史记》同时代的产物,甚至于还是《史记》的原材料与底本,具有“原《史记》”“前《史记》”“新《史记》”的独特史料价值。

  在北大竹书中,看过司马迁曾搜集与使用过的史料,还有战国晚期贵族子弟专用政治学教材《周?#20445;?#35757;)》,这是两千多年前?#36299;?#21830;周断代工程”官?#21280;?#26524;,非权贵家族不得享用,其珍贵程度?#19978;?#32780;知。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
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始末-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