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大家周绍良

  

  当代著名的学者、文物收藏?#22270;?#23450;家周绍良?#22764;?#20197;清墨与古籍善本的收藏闻名。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编辑,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第七届、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现任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文化部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

  周?#22764;?#31062;籍?#19981;?#33267;德,1917年4月23日(农历三月初三)出生于天津三多里周氏宅第。曾祖父周馥(1837—1921),官至总督。祖父学熙(1866—1947),近代著名实业家,民国间两次出任财政总长。其尊人明夔(1899—1970),又名叔迦,是著名佛学家。

  优越的家庭环境使周?#22764;?#33258;小就受到了?#24049;?#30340;教育:6岁开蒙,?#36175;?#22478;姚慎思?#22764;?#25285;任?#37038;Γ?8岁开始分别向唐兰、谢国桢两位?#22764;?#23398;习;1936年初,问学于陈援庵?#22764;?#19968;直到1937年,在?#26412;?#22823;学史学系作旁听生。这为其后来的学术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2764;闹?#23398;,受乾嘉学派的影响,?#19981;洞釉甲柿系?#25628;集研究做起,数十年间记录了大量的笔记。正是这种在别人看来有些笨拙的方法成就了?#22764;?#24191;博而厚重的学识,使未曾?#37038;?#36807;正规大学教育的?#22764;?#25104;为学识渊博、著作?#22764;?#30340;学者,在红学、敦煌学、清墨研究、佛学、唐史?#20820;?#28165;小说诸?#30699;?#37117;有卓越的贡献。而研究过程中对原?#30002;柿系?#25910;集,成就了?#22764;?#29420;特的收藏。

  清墨收藏超越前人

  受家庭的熏陶,周?#22764;杂?#23545;中国传统文化?#20449;?#21402;的?#24051;ぁ?#26087;时的书香门第,?#23376;?#38388;常常以墨相馈赠,婚姻嫁娶也以墨作贺礼。?#22764;?#23567;时候看到许多墨块?#31995;?#22270;案很漂亮,就时常?#32654;?#29609;。后来,受鲁迅?#22764;?#25552;倡版画的影响,认为墨不仅独具实用价?#25285;?#36824;体现了传统的?#31350;?#33402;术和造型艺术,上面的图案就是精美的版画,于是逐渐收集起墨来。当时的藏墨大家寿石工?#19981;?#25910;集清代年?#25293;?#21463;其影响,?#22764;?#20063;想收齐清代年?#25293;?#30740;究清代墨的渊流和清代版画发展的过程。经过几十年的努力,?#22764;?#25910;藏了一千余笏、二百多种年?#25293;?#20854;中大多数是名人?#26434;?#22696;),超过了寿氏所收的一?#19969;?#20854;中尤?#26434;?#27491;年间制墨和道光御墨最为珍贵。?#22764;?#25910;藏的道光御墨填补了清墨研究、特别是御墨研究的空白。雍正年间制墨甚为稀少,藏墨大家寿石工有一二块,张子高仅有一块,?#22764;?#34255;有九块,不同年份者达八品,不同墨作者达六七家之多,当时的藏家无出其?#33402;摺?979年3月27日,?#22764;?#23558;各式墨一千锭连同三十余件古代书画作品一同无偿捐献给?#20351;?#21338;物?#28023;使?#21338;物院特发给捐赠文物凭证(捐字第213?#29275;?#22312;堂?#31181;?#29647;良去世后,?#22764;?#21448;?#23637;?#20102;其遗藏的婺源墨二三百笏。

  约从1956年开始,京城雅好集墨的人士,若李一氓、张伯、张子高、尹润生、周珏良及绍良?#22764;?#32463;常不定期举行墨会。聚会时,大家各自拿出珍品,观摩品评、探本究?#30784;?#21435;伪存真。从而成就?#22235;?#21490;研究的一个辉煌的时期,为?#24266;?#30041;下了许多宝贵的明清墨的研究资料。

  周?#22764;?#19981;仅爱好集墨,还注重清墨的研究。例如,“贡墨”与“御墨” 过去一直混淆,笼统称为“御墨”。?#22764;?#22312;《清代的贡墨和御墨》一文中从形式与意义上科学地界定了“贡墨”与“御墨”?#37027;?#21035;;进一步阐述贡墨分为例贡之墨、织造与钞关贡墨和一般贡墨三?#20013;问劍?#24481;墨分为?#23454;?#19987;用的“御用墨”和?#23454;塾?#20110;拓?#21697;?#24086;、颁赏臣工的“御墨”两类。

  又如,徐康所撰《前尘梦影录》三卷,吴昌绶取其上卷?#23433;?#32426;墨部分刻入《十六家墨说》,题作《窳?#25293;?#24405;》,总计共四十七条。据徐氏自跋,可知其所记?#24051;?#20973;记忆。?#22764;?#25776;?#30784;丁?#31411;?#25293;?#24405;〉?#23460;傘?#19968;文,逐条加以核实、考订,证明徐氏所记之墨多有仿造、臆造、伪造及误记之品,多达十七条错误。

  曹素功墨铺是三百年来最为著名的墨铺之一。过去不注重墨工历史的研究,曹氏制墨各个时期?#37027;?#20917;,不甚明晰。?#22764;?#25968;十年来系统地收集曹素功制墨,进行深入研究后,编著了《曹素功世家》一书,凭借知见的曹氏制墨实物、《曹氏墨林》及一部曹氏家谱的残谱,较为清晰地勾画出自曹素功开始制墨设肆,迄述文辈所经历十三世的历史。这是第一部研究、考证墨工世家历史?#38393;?#20316;。

  ?#22764;?#25776;写了大量的墨跋,其中专门研究、考证清代制墨的部分汇编为《清墨谈丛》一书;名流?#26434;?#22696;考证的部分为《蓄墨小言》一书。

  富藏善本,别开蹊径

  周?#22764;?#24456;早就开始藏书,青年时期战乱流离之中,没有足够?#22902;?#20214;?#37038;?#20110;正宗正统的收藏,却炼就了敏锐的收藏眼光,形成了独特的收藏视角,除了《红楼梦》各种版本的集藏外,?#22764;?#36824;专门收集唐代墓志拓片、明清刊刻的通俗小说、宝卷、佛经和《大统历》等等。这类藏书?#26434;?#24403;时正统的藏书家来说,也许是旁门左道、不屑一顾。但正是这些独特的收藏,后来逐渐为人所重视,使?#22764;?#36347;身于著名藏书家之?#23567;?#27743;南著名学者王佩?#28023;?888—1969)的《续补藏书纪事诗》中?#20174;小?#21608;绍良》一首:
  
深闺文笔六百卷,榴花入梦鼓子词。
小说珍本复孤本,牛腰巨?#26805;?#34255;之。

  王氏与?#22764;?#30340;墨友巢章甫来往密切,听?#24425;?#20171;

  
山东群英会任选规则
快乐十分技巧选号口诀 四川快乐12冷号显示 安徽11选5中奖结果 公式规律三头数中特 贵州十一选五任六推测 青海11选5的开奖结果走势图 11选5任三20组万能码 今期白小姐救世报报纸 黑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2019年欧洲彩票大奖 体育博彩网游戏 彩客网双色球推荐号 北单专家推荐预测 0k澳客网 双色球投注技巧---直通车